通知公告:
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新闻中心

服务中心

预约热线 TEL:13865901978 13855182091

最新动态

整合“五险一金”进一步调减企业费率

文字:[大][中][小] 发布时间:2019-3-18  浏览次数:1108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其中包括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这一举措受到代表委员们极大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广州市政协主席刘悦伦向大会提交提案— 《关于改革“五险一金”制度的建议》。据广州市政协此前调研,“五险一金”制度目前存在一些改革的难点,提案建议进一步调减企业社保缴纳比例,同时免除职工缴存,提高职工实际收入。同时将“五险”合并为“社会综合保险金”,集中管理、优化结构。 

建议调减企业社保缴纳比例 

2019年1月1日起,社保统一归税务部门征收。如何贯彻国务院减税降负的精神,既保障职工个人保障和福利不减,又要保证企业负担不增,是“五险一金”制度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刘悦伦在提案中指出,经广州市政协调研,“五险一金”目前存在一些制度改革的难点,如高缴费率使企业和个人负担较重;养老保险跨省转移所需时间较长(如广州市养老保险跨省转移需45个工作日,再加上去其他部门办理医疗保险、公积金、失业保险转移业务,所需时间最少要3个月);社保资金结构不合理,对企业追缴公积金没有时限限制等问题,造成了企业和参保人的困扰。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以广州企业为例,2018年广州“五险一金”费率为27.53%-36.05%。2019年1月1日起减为27.03%-35.55%,按此计算,企业付出的“五险一金”为967.37-1146.29元。以月收入10000元员工为例,企业付出总用工成本为10967.37-11146.29元,而职工个人扣除“五险一金”及个税后,到手工资仅剩9240.7元,占企业付出用工成本的八成左右。 

该提案建议,“五险一金”制度改革首先调减企业缴纳比例,免除职工缴纳。方案一是维持企业实际负担不变,免除职工缴纳,提高职工实际收入。方案二是维持职工保障不变,免除职工缴纳,提高职工实际收入;企业缴费按比例进入职工账户和统筹账户。 

提案同时建议将“五险”合并为“社会综合保险金”,汇聚成一个资金池,统一缴费基数、统一综合费率、统一征收部门,集中管理、分类使用。将“死钱”盘活,按金融保险办法管理或委托国家监管的金融机构运营,提高资金收益。同时,各险种之间也可调剂余缺,避免某险亏空穿底。在加强社保基金统筹方面,提案建议提升“五险一金”统筹层次,减少转移手续和优化流程,全国统一联网,“户(钱)随人走”;由同一个机构统一经办(包括异地转移)。 

需在立法层面做好“顶层设计” 

刘悦伦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其提案“五险一金”制度改革的建议在大方向上和原则上和中央是保持一致的,就是要降低企业和个人负担,把社会保险资金管好,能够实现保值增值。他在广州调研时,几乎所有企业都会讲到社保缴费比例偏高的问题。他同时指出,过去社会保险没有由税务部门征收时,有些企业实际上没有足额缴纳社保,税务部门严格征管,企业就感受到了压力。企业家希望不增加负担,但职工和退休职工的待遇又不能降低,这其中实际上存在着一些矛盾,是需要通过重大的改革来解决的。 

目前广州企业养老保险缴费比例是14%,五个险种加到一起是22%- 24%,加上公积金是27%-36%。“对广州而言,费率不是很高,但是提案中研究的其他问题还是存在的,比如资金的管理和收益问题。”该提案建议之一是通过资金集约管理,减少资金沉淀。 

“这将是一项大改革,需要在立法层面做顶层设计,现在的提案只是给政府部门提供一个参考性的意见,在细节上还需要很多论证。”刘悦伦在提案中也强调,希望此建议有利于降低企业和职工个人负担,提高职工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让改革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 

专家建议“五险一金“制度改革可与延迟退休结合“国家多次减轻企业社保缴费负担,这个提案紧扣为企业减负这一主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社会保障专家宋世斌教授表示,“五险一金”制度改革核心是为企业减负,他认为改革难点并不在于2011年实施的《社会保险法》的制约,“不同的社保险种,为就业人员提供的社会保障不尽相同,若五险合为一险后,一些流动性领域的农民工,之前只强制参加医保、养老、工伤险,现在要求其参加意义并不太大的失业、生育险,这势必会捆绑消费,加重企业负担的可能。”宋世斌表示。 

该提案建议调减企业缴纳“五险一金”比例,减轻企业人力成本负担,免除职工缴纳。宋世斌表示,从目前来看,广东养老保险企业缴存比例为14%,已经低于全国。像养老负担相对较轻的珠三角城市是有可能尝试的,“具体降幅要科学严谨地测算,前提应该是基金安全运行,被保障人待遇不降。” 

宋世斌建议,降低社保费率可与延迟退休结合起来,“对于那些退休年龄大,缴费时间长的,其费率对应下调,企业、个人的短期负担都会减轻。而对于退休年龄小,缴费时间短的,其费率则应不变或上调,以保证其退休待遇。” 

实地调研 

企业期待国家对实体经济更多支持“国家一系列减税降费、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等政策大礼包,对于民营企业、制造企业是极大的鼓舞,也是国家释放出减轻企业生产成本、扶持民营企业发展的信号。”立白集团副总裁、新闻发言人许晓东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政府工作报告和广州市政协提案都有关注到企业社保缴费负担,表明企业的心声得到各层面高度重视。 

“各级政府部门能体察民营企业、制造企业的生存困难,作为制造业的一分子,相当兴奋。”广州市人大代表丘育华是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他谈到,制造企业盼着国家对实体经济更多的支持,今年全国两会不仅关注为企业减税,更明确为企业减轻社保缴费负担。 

南都大数据研究院去年开展的广州营商环境课题研究,对300家企业代表进行了问卷调查及访谈。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8.5%的企业认为人力成本是企业面临*大的成本压力。参与访谈企业普遍反映,人力成本占总经营成本的30%-40%,有研发、生产企业的人力成本占比高达50%。 

据企业反映,城市职工工资逐年上升是其中一个因素。广州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广州市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1241元,同比名义增长10.9%,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8.4%。不少企业代表谈到,随着平均工资逐年上上涨,职工社保缴存基数也逐年上升,让不少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倍感压力。 

许晓东强调,制造企业的人力成本较高,如果企业持续扩大生产投资、加大研发投入,必须承受随之而来的人力成本增加,这也成为不少制造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的发展痛点,急需通过更多的社会保障,解放企业成本压力,释放企业内生动力。 

他具体谈到,立白集团是集生产、销售全链条的广州民营企业,已成为国内日化龙头。近年来,广东养老保险的企业缴存比例下降为14%,立白在广东的公司及生产基地已率先享受到税费优惠。同时,立白在全国开设13个生产基地,此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各地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6%,让立白在广东省以外的企业都享受到政策红利,对集团整体发展有了更大的利好。 

在丘育华的企业里,人力成本占总成本的三至四成,随着每年的工资递增,企业的社保缴费金额已经占到了人力成本的三成左右,他建议,制造业的工资薪酬综合成本需要考虑调整,多做横向对比,根据国内外形势和各省市现状完善社保缴费制度。 

提案建议 


调减企业缴纳比例,免除职工缴纳。 

方案一:维持企业实际负担不变,免除职工缴纳,提高职工实际收入。 

方案二:维持职工保障不变,免除职工缴纳,提高职工实际收入;企业缴费按比例进入职工账户和统筹账户。 

2

“五险”合并为“社会综合保险金” 

汇聚成一个资金池,统一缴费基数、统一综合费率、统一征收部门,集中管理、分类使用。将“死钱”盘活,按金融保险办法管理或委托国家监管的金融机构运营,提高资金收益。各险种之间可调剂余缺,避免某险亏空穿底。 


提升统筹层次,减少转移手续和优化流程 

全国统一联网,“户(钱)随人走”;由同一个机构统一经办(包括异地转移)